悲乎信陵君

信陵君公子无忌是战国四君子里最有才华,但命运也最令人心酸的一位。《史记》为四人所作的传记里,最懦弱无能的平原君只配跟别人合传,称《平原君虞卿列传》,才能普通的春申君、孟尝君分别单独作传为《春申君列传》和《孟尝君列传》,在以上传记中司马迁均直呼三人的名号;而惟独信陵君的传被命名为《魏公子列传》,且太史公通篇不曾呼其名号而皆尊称为“公子”。然而天妒英才的历史总是在无情地重复,纵然信陵君满腹韬略,终究难免郁郁一生。但他偶尔的灵光乍现,已足以使他名垂青史。

无忌是魏昭王的小儿子,魏安釐王的弟弟。他仁爱宽厚,礼贤下士,方圆数千里内的贤能之士都争相投奔至他的门下。当时各诸侯国都忌惮公子的才能,十多年不敢侵扰魏国。无忌的神通由下面这件小事可见一斑:一日他和魏王下棋,忽然北方边境传来烽火报警说赵国军队侵略,已经越过了魏国边界。魏王赶紧想要和大臣商量怎么对付,无忌却制止了他,说赵王不过是打猎不小心越过了边境罢了,不是前来侵犯。魏王大惊,问无忌如何得知,无忌告诉他,自己有门客能够探听赵王的一举一动,不管赵王做什么,那门客都会来给自己汇报。从此魏王也忌惮无忌的才能,不敢放心把国事交给他。后人说无忌是战国四君子里最没政治野心的一个,呜呼,他那做魏王的哥哥对他如此处处提防,公子又哪有空间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呢?

无忌最脍炙人口的事迹莫过于窃符救赵。当时魏国有一个年逾七十,在魏国都城大梁做守门小吏的隐士侯嬴,无忌数次放下自己的王室贵族身份亲自前往拜谒,侯嬴越倨傲,无忌越谦恭。侯嬴最终在为无忌谋划窃符救赵一事后面北自刭,正是“士为知己者死”。当时,秦军在长平之战后坑杀赵军四十五万降卒,乘胜合围邯郸,赵国危在旦夕,而魏王却恐惧秦国势大,无论无忌如何使人游说,魏王都坚决不肯出兵。无忌深知唇亡齿寒之理,断不肯令赵亡而己独生,竟欲以自己门客数千人赴赵与秦军奋死一搏。幸得侯嬴献计,无忌使魏王宠妃如姬偷走兵符,靠硃亥槌杀魏国大将晋鄙强夺兵权,终于与赵、楚两国联合击退秦军,保住了赵国。

然而这时无忌已经有家难归。偷盗兵符,矫杀晋鄙使魏王深深恼恨于他,无忌不得不滞留异乡。赵王为感激无忌,与平原君商量想要封给他五座城池,公子起初有骄矜之色,然而经门客提醒,立刻醒悟,知自己深负于魏,绝不可倨功自傲。他听说赵国有混迹于于赌徒中的贤士毛公,藏于酒馆的贤士薛公,便终日去找他们畅饮闲谈。而平原君听说此事后,竟以无忌与赌徒、酒鬼交往为耻。平原君的夫人是无忌的姐姐,把他的话告诉了无忌。无忌知平原君养士并非真正招揽人才,只是徒要空名而已,于是他立时准备离开赵国。平原君这才知错,赶紧去给无忌赔礼道歉,挽留了他。但经此一事,平原君门下一半的宾客都投奔无忌而去。信陵君与平原君同列战国四君子,然高下之分立见!

无忌滞留赵国十年,秦国得知后便发兵攻打魏国。魏王见国中无人可用,只好派人去赵国请无忌回国。但公子担心魏王仍然恼恨自己,严令自己的门人不准为魏王使者报信。最终是毛公、薛公劝服公子以大局为重,无忌终于回到阔别十年的大梁。与魏王相见后,两人相对而泣,魏王授公子为上将军,带兵与秦军作战。各诸侯国听说无忌掌握兵权,纷纷派兵赶来相助,公子于是率领五国之兵大败秦军,让秦人不敢迈出函谷关一步。

这时无忌威震天下,天下贤能之士都向他进献兵法,公子把它们编为《魏公子兵法》,流传后世。然而谁又能料到破秦之役已成无忌的绝唱,公子的才华如流星一般耀眼,而命运亦如流星一般短暂。秦王恐惧无忌的才能,便派人买通晋鄙的门客,在魏王面前诬陷公子意欲自立为王,并说各诸侯国忌惮公子的威名也将要拥立他,甚至派间谍假意祝贺公子得立魏王。所谓三人成虎,昏庸的魏王终日耳闻流言蜚语,竟真的相信了敌人的反间计,派人接管了无忌的兵权。无忌知道自己是再次因为诽谤而罢免,徒然伤感,从此谢病不朝。心灰意冷的他开始日日与宾客豪饮,跟姬妾厮混,沉溺酒色四年后终于病卒,一代英才就此陨落。

秦王听说无忌身死,立时发兵攻魏,不多时即占领二十座城,十八年后俘虏魏王而灭魏。无忌空有盖世威名,终究难免身死国灭,今人尊敬诸葛亮为蜀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然公子却想要“鞠躬尽瘁”亦不可得,悲哉痛哉。

无忌死后数十年,秦朝已灭,汉高祖即天子位后每过大梁都会悼念公子,后来还为公子设祠,令百姓时时祭祀。百年后,司马迁在《史记·魏世家》的末尾评论道:后人都说魏国因为不用信陵君而日益削弱以至灭亡,然而天令秦国统治四海,就算魏国得到贤臣的辅佐,又有何用呢?但愿太史公所言非虚,聊可慰藉魏公子的在天之灵!

《悲乎信陵君》有4个想法

  1. 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篇文章让你情绪低落呢?难道你觉得自己的命运和他有几分相似?还是仅仅是为一名英才的殒落而感伤?恐怕历史上这样的人不少吧,感叹得再多也只有释怀。怎么觉得你还像是一个古人呢?

  2. 或许是我写作时过于沉溺其中了吧,呵呵。这篇文章是昨晚完成的,在开始准备写的时候就心中郁结,到现在也不得解脱。

    其实信陵君在历史上算是幸运的了,至少他的尊贵地位一直得以保持,他也从未受过人身迫害。然而这却令我更加对其感伤,不知道大家能不能体会其中滋味。

    结尾的地方我引用司马迁的话,说“聊可慰藉魏公子的在天之灵”,实则是极为无奈的讽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