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价值”的衡量标准

狂奔的野牛终于停下来歇口气了——本周后两日上证指数连续两根中阴线竟是近半年来大盘第一次像样的调整——上一次类似幅度的回调已经要追溯到去年7月末了。分析师们对股市未来走势的看法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而分歧的焦点仍然在于“价值”:
1.核心蓝筹股的基本面是否足以支撑其股价持续上涨;
2.中国股市合理的整体估值标准是多少;
3.在资金流动性泛滥的背景下,传统的估值体系是否已经颠覆。

再看看本周市场对于“价值”的具体解读:
1.中国人寿上市后“不负众望”地运行在200倍“市梦率”上方,并且据说在39元附近仍有大量基金抢入;
2.昔日的老龙头中石化周二在10元上方仍能强势封住涨停,动态市盈率逾20倍,而后又连续三根中阴线跌破10元;
3.中信证券自06年初5元起步,本周公告年报预增450%后继续高举高打,到本周末已经收于33元上方,动态市盈率约45倍;
4.中行、工行在各大投行调低估值目标后持续沉沦,连累大盘不断走弱;
5.茅台自从90元除权至37元后又再度逼近百元,然而50元以上的高价股群体中似乎只有驰宏锌锗的市盈率“看得过去”。

市场在忽悠谁呢?

这几天我隐隐感到有些“山雨欲来”的味道。我对大盘感到恐惧,对泛滥的资金感到恐惧,对狂热的市场人气感到恐惧,甚至对整个中国宏观经济的走向感到恐惧。我希望指数停留在现在的位置,或者回调一定的幅度后再停留,好好地修整一番。疯狂的野牛是不堪承受的——尽管奔跑的时候激情四溢,但一旦拖了缰,破坏力更加可怖。

我不是在看空——因为现在的大盘走势已经很难用理性来思考。我只是奢望它能把高昂的牛头稍稍低下,休养生息之后走出更加稳健的步伐。而至于市场是否能实现我的“奢望”,我是不敢奢求的。

我能做的依然只有明哲保身。卖出宝钢、武钢所腾出的一点点资金已经抽离股市,剩余三只股票因为机构介入较深,在这机构博弈为主导的时代里,只要公司的基本面向好,即使个别机构获利出逃,对其股价也可基本放心。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把希望寄托于公司的基本面也是一种赌博,只不过比起赌200倍PE且未来两三年成长性有限的人寿来,仅有10倍PE且发展前景明朗的云铜的风险实在可以忽略不计。

至于到底什么是现阶段合理的价值衡量标准呢?以我的学识和眼光是给不出答案的。留待历史评判吧,我只有默默地祈祷中国股市伴随着中国经济一路走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