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政府的责任

成思危说,“政府作为监管者不应对股市的涨跌负责,而应当为投资者创造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环境,保障公众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近两个月来指数的疯狂拉升可以理解为机构们在为股指期货布局,而管理层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高位杀入大盘蓝筹股的新股民们就这样成为机构做空的刀下鬼,于是股指期货一天天地难产,深陷泥潭的机构资金终于不堪重负,以一场场疾风骤雨式的大跌给高昂的牛头及时地泼了一盆冷水。

昨天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A股泡沫论前后始末》。在上月末股市陷入癫狂状态的时候,成思危、谢国忠、罗杰斯几位大爷的言论让大盘以接连的重挫狠狠地“清醒”了一回。然而,过于迅猛的暴风雨似乎也不能让管理层满意,成委员长事后指金融时报误译“泡沫论”,谢国忠称“泡沫不会立即破”,国际资本大鳄罗杰斯也跟风矢口否认“泡沫”而改称只是“股价的确太高”。政府似乎在舆论导向的问题上进退两难——指数太高,不利于为股指期货铺路;打压太狠,又担心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牛市人气就此消散。

不经意间,沪深两市在30元以上的高价股已有超过40家,而其中动态市盈率合理的个股寥寥无几;对大盘走势有着举足轻重影响的蓝筹股中,不少股价早已如梦似幻。尽管在两市中仍然存在一些估值偏低的股票,但我们难以忽视短期内蠢蠢欲动的泡沫迹象。相信涉足资本市场较早的老一辈投资者都不会忘记95年那次惨烈的“327国债期货事件”,在法规不完善、市场机制不健全的条件下,放任资本弱肉强食的后果是可怕的。尽管今天我们的证券市场已经今非昔比,但市场仍嫌脆弱,仍然会被几只航母级的股票靠着杠杆作用轻易撬动。股指期货等金融衍生品是成熟的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成分,但在不成熟的市场里,它却可以成为机构大鳄翻云覆雨的工具。

要使股指不被少数机构大鳄轻易控制,就需要给市场注入更多的新鲜血液,让市场有足够多的大盘蓝筹相互制衡。资金流动性过剩已是无可改变的事实,政府能做的只有给市场增补更多的优质商品。当股市里能够吸引资金注意的优质股票屈指可数时,蓝筹股的泡沫是不可避免的。能够支撑长期牛市的根本基础是上市公司的质量,解决这一问题的捷径就是尽快地让海外大蓝筹回归A股,加快内地优质大型国有企业的IPO步伐。政府需要引导股市走出健康、理性的长期慢牛走势,而不是让它像从前那样先让机构吞噬散户,再让机构毁灭机构。

《[鼠眼观市]政府的责任》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