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不知腐鼠成滋味

《庄子·秋水》中有这样一则故事:

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鵷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嚇’我邪?”


翻译成白话,就是:

惠子做了梁国的相,庄子去看望他。有人告诉惠子说:“庄子到梁国来,是想取代你的相位。”于是惠子害怕了,在国都内搜寻庄子,找了三天三夜。庄子听说后,找到惠子,对他说:“南方有一种名贵的鸟,名字叫鵷雏,你知道吗?鵷雏从南海出发飞往北海,不是梧桐树它不会栖息,不是竹子的果实它不会进食,不是甘甜的泉水它不会饮用。这时一只鹞鹰找到了一只腐烂的老鼠,鵷雏从它头上飞过,鹞鹰仰起头来望着鵷雏说:“‘吓’!现在你想用梁国的相位来向我‘吓’吗?”

这个精彩的小故事使我想起了咱们股市里一些有趣的事情:

  1. 近几个月来,我们的股市里忽然冒出来许多“赤胆忠心”的“爱国者”。一旦某位政府高官或专家学者提醒大家注意投资风险,他们便会振臂高呼“清除内奸”;一旦外资投行唱空中国股市,他们就会摆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架势,呼吁“保卫中国资本市场”、“拒绝国际资本掠夺中国财富”。乍听起来,似乎咱们的股市里遍地都是金子,怎么也不能肥水流了外人田。可是我却怎么也搞不明白,咱们股市里那些二三十元的杭萧钢构、ST大唐、ST浪莎,已经透支了未来两三年发展空间的中行、工行、人寿,就真的是惹得众人垂涎的香饽饽?
       
  2. 近段时间认沽权证群魔乱舞,在证监会的号召下,各大券商大量创设招行沽证。可是那些疯狂的沽民怎样看待券商的创设呢?他们自欺欺人的本领实在令人咋舌:首先,券商创设不是为了平抑风险,而是为了给自己牟利——因此券商创设后一定会想方设法拉抬沽证价格,以卖个好价;其次,号召所有沽民联名上告,声称“创设权证非法”,要用“法律的手段”对抗券商;再次,呼吁所有的沽民联合起来,坚决不卖沽证,拉高价格,让券商承担“巨额账面浮亏”。这些想法听起来很美妙,可惜他们忽略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人性是自私的,赌徒更是自私的,谁会心甘情愿为了大家手中的废纸不那么难看而自己去当“董存瑞”?在牛市中日进斗金的券商,难道会挖空心思算计这些赌徒手里的一点点小钱? 
       
  3. 咱们的股市正在消灭所有的低价股,题材股、垃圾股由“人人喊打”变成了“人见人爱”的宠儿。在这些“市梦率”股票里梦游的股民尽管疯狂程度比起沽民来相去甚远,他们的自信心却跟这些股票的股价一样飘出了地心引力之外。他们坚信动力源、ST大唐、杭萧钢构、ST浪莎们是前途光明的大黑马,坚信它们已经翻了10倍的股价迟早可以再翻数倍。如果有人胆敢对他们提示风险,那么您一定是看着这些“仙股”的“仙价”而得了红眼病,妄想从他们手中抢去“金子”一般宝贵的筹码。莫非他们的眼睛可以“望石成金”,以至于映入自己眼中的烂泥也跟钻石一样闪闪发亮?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鵷雏竟未休。”——可怜的鹞鹰,以“腐鼠”之心度“鵷雏”之腹,却不知人家根本不屑一顾!

《[鼠眼观市]不知腐鼠成滋味》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