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悟股道]心魔

我以“心魔”作为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我在身边的亲朋好友里、网上的股票论坛里、媒体的新闻报道里看到了太多自己过去的影子。在这篇文章里我不会讲有关股市的操作技术,而只想和大家谈一些更本质的东西——对于试图在股市的惊涛骇浪中长久生存下去的朋友来说,对这样的一些东西有所理解要比研究清楚每天的K线图有意义得多。


我已经在自己的很多篇文章里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在股市里生存下去的最关键的因素在于“心态”。“坚持价值投资”、“只买入基本面优良且价值低估的股票”、“坚决不碰垃圾股”这些简单易行的操作原则在浮躁盲目的股民眼里只是几句空洞无用的口号而已,然而在冷静理性的投资者手中它们却可以成为无往而不利的制胜法宝。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七情六欲俱备的凡人,自然不会生来就“看破红尘”。我现在比旁人多的那一点点冷静与理性,其实只是因为自己没有让多年股市生涯的磨练白白打水漂而已。

我是在96年11月踏入股市的。那时正是96大牛市的巅峰时刻,入市的理由和现在的众多新股民一样,“听说”股市里遍地都是金子,“听说”炒股是一个可以轻松赚钱的美妙职业。那时的我年纪尚小,对家里的股票帐号并没有太多的操作权;我对股市也一无所知,却像现在的所有新股民一样斗志昂扬。那时家里没有电脑,我也不懂得上网,却把一本本“股市秘籍”像小说一样读得津津有味。当时家里经济并不宽裕,我们都指望着通过“炒股”来改善家里的生活,和现在许多奋不顾身投入股市的下岗职工、退休工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最初的股市旅程是刺激而又幸福的,因为我们当时做的是如今人人喊打的“老鼠仓”。一个在证券公司做操盘手的熟人不断地给我们提供内幕消息,我们只需要根据他的指示买卖股票,不用担心任何风险,事实上我们根本不知道股票原来是会亏钱的。这段幸福十分短暂,仅仅一个月之后,人民日报的社论就将热得发烫的股市一夜之间打入地狱。这次调控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为我们提供情报的那位操盘手也猝不及防,我们自然也逃不过全线套牢的命运。

那时对大人之间的许多事情我并没有很多记忆。我只是记得,从97年开始,我们就脱离了那位将我们带入股市的引路人的指挥,开始靠自己在股市里生存了。现在的新股民无法理解离开了电脑和网络如何能够炒股,我却深深地知道咱们老一辈股民是怎样走过来的。从小学到初中,天资还算不错的我不需要花费太大精力也能让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于是我就有大量的空余时间跑到证券公司营业厅抢电脑看K线图,或者守在家里开着电视一边看行情一边做记录,每天都要把从中央台到地方台的经济新闻、专家股评看个遍,甚至自己拿着坐标纸画MACD指标图。至于周末,则在放学的路上买到《证券市场周刊》,回家后从封面一直读到封底,连广告也不放过。几年时间,积累下来的这本杂志有半人高,它对我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可以说我的股市思维模式里方方面面都渗透着它的影子。

然而我当时这样的“勤奋”能够让自己在股市里赚钱吗?经历过风雨的老股民都知道,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不要看我脑子里装了一麻袋技术分析方法,一到实战中就不堪一击。我有两次至今记忆犹新的“经典操作案例”:98年7月,在杂志上看到五矿发展的“W底”K线图,立刻在12元左右买入,然后仅仅两天就涨过13块,我却认为目标位未到,继续持股,结果它直接反作一个“M顶”,几个月后跌到7块多;99年8月,在报纸上看到西宁特钢从20多元跌到10元一线后构筑了一个月的“圆底”,又大胆杀入,不料它在9月14、15日两天做了一个“精彩”的假突破后就反转向下,一路阴跌到7元以下才止跌。于是在这样的蹩脚操作下,我便不得不面临一次又一次的恶性循环:股市低迷时,全仓套牢,无钱抄底;牛市到来时,辛辛苦苦解套;牛市结束时,钻进新的套子,进入新的梦魇轮回。

母亲的手里至今保留着10年来我们所有的交易记录。现在翻看当年的这些交易记录,简直难以想象我们那时一个月的操作次数比现在一年的还要多。当然,这些灰色记录并不全是我的“功劳”——那时操作股票的决定权由我和老妈共同掌控,所以盲目操作的罪过也该让老妈承担一份。^_^

从2001年下半年起,股市开始进入长达四年多的晦暗熊市,而我也开始进入高中学习。熊市开始时,没有人预料到它最后竟会发展到如此惨烈的地步,我们也是一样。由于在重庆市最好的高中里承担着冲击清华北大的巨大学习压力,我开始渐渐地淡出股市。而母亲那时依然在锲而不舍地买入股票——其中就包括现在依然重仓的云铜。对2001到2004年的股市我没有什么发言权,因为我几乎没有精力再像小学和初中一样时时刻刻注视着它。只能说这几年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母亲持续买入基本面不错的云铜和云铝,把成本摊到极低,并且在03年底到04年初短线炒作朝华赚了不小的一笔——这次经历我们直到现在想起来仍然后怕,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个名称已经叫作“S*ST朝华”的股票沦落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离开股市的这几年,证券报纸杂志也淡出了我的生活。高考前一个月,我让老妈来看我时买一本《证券市场周刊》来给我。时隔三年,重读这本熟悉而又陌生的杂志,恍若隔世。2004年夏天,高考结束。发挥很差,只考了653分,远低于自己的正常水准。于是清华梦碎,落榜来到了自己曾经完全瞧不上眼的川大。在进入大学初期的一段迷茫期后,我真正开始长大,对人生、世界、价值的感悟比以往更加成熟与坚定,对生活中的种种遭遇也能够自如、洒脱、充满信心地泰然处之。

2005年起,我重回股市,发觉自己心境已与少时大异。尽管离开股市的三年多里我没有对自己做任何技术知识上的“充电”,然而我仿佛一夜之间就想明白了许多简单的道理——也许这是自己的心智已比三年前成熟许多的结果吧。我很坚定地摒弃了曾让我伤痕累累的短线技术操作,而开始走上长线价值投资的正确道路。

从2006年开始,家里的股票账户开始完全由我支配。当时账上有云铜、云铝、精达、莫高四只股票,此时我的操作风格已经十分保守,甚至连百分之一的风险也不愿意承担,于是我很快地清空了被我认为“基本面不够优秀”的精达和莫高。在0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满仓持有云铜、云铝、宝钢、武钢四只股票,在06年底换成了云铜、云铝、包钢三股,直到现在。今年5月因为买房而卖出了大部分股票,剩下的成本极低的无风险压仓筹码将继续陪伴我走下去,直到我认为它们的股价高过公司的内在价值为止。

以上就是我的十年股市生涯。平淡无奇,却刻骨铭心。当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如此宁静,以至于当面对网上论坛里、身边亲友里一个个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新老股民时,我感叹年方21岁的自己是否已经未老先衰。

股民最大的敌人是“心魔”。初入股市的几年里,我是如此幼稚可笑地相信自己的“技术”水准,相信自己的“运气”,不敢正视亏损的可能性,一心只想着“赌一把”。恐惧,贪婪,盲目,让我一次次地在错误的时候做出错误的选择。那时候我总是把“空仓”当成一种折磨,任何时候只要手上有资金,便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一只股票一头栽进去,在套牢、解套的轮回里不能自拔。尽管因为我一贯对最垃圾的那一类股票避而远之,也极少割肉,所以很少让账面亏损兑现,但这样一次次噩梦般的轮回却足以磨灭掉我的锐气与信心。高中时我离开股市三年多,除了学业繁忙以外,因为屡战屡败而心灰意冷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然而当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不再把自己幻想成“技术天才”,不再把自己股票的未来寄托于运气,老老实实研究公司基本面做长线价值投资以后,在股市里生存却又似乎变得如此简单。我在《小议散户的生存之道》里提到的三条选股法则操作起来十分容易,唯一的障碍只是大家的“心魔”而已。现在我的最后一笔买入操作是2006年底在2块多买入包钢,从2000点开始我就没有再买入任何股票,而一直在减仓,并且在新股民们典当了房子投入股市的时候,我把减仓所得的全部现金挪出股市换成了房子。对于我的“胆怯”,新股民和“技术天才”们尽可以嘲笑我,尽可以向我炫耀吉林敖东、建投、前锋们十倍翻番的神话,这些神话也许在七八年前会让我心驰神往,如今却无法在我的心里掀起一丝波澜。现在我的账上现金总额只有两位数,不可能再买入任何股票,当然我也不可能把现在手里剩余的这点优质压仓筹码换成别的什么已经炒得滚烫的山芋。在现在这样的市道里,我已经没有能力看清楚大盘未来的方向——尽管我对股市的长远发展仍然有信心,但对于什么时候会有一场持续数月的绵绵阴雨我却难以判断。在这样的时候,最好的操作策略就是多看、少动,不要被身边的人忽悠,不要被媒体记者忽悠,不要被“专家”忽悠。任何一个经历过熊市煎熬的老股民都不会相信“牛市里最大的风险是踏空而不是套牢”这样的鬼话。

我知道经历近两周的暴跌之后,不少人处在迷茫中,不知如何是好。在这里我可以给出明确的建议:如果您像我一样持有云铜、云铝这样优秀的公司的极低成本的筹码(云铜4.x元,云铝1.x元),并且已经兑现相当数量的利润,那么仍然可以继续放心持股,因为它们无论怎样都不可能跌回2005年那样的低位;如果您是入市不久的新股民,正拿着一大把资金试图寻找可口的猎物,那么我劝您暂时离开股市,等到几个月或者一两年或者三五年后阶段性熊市出现的时候再回来拾取遍地可见的金子——不要担心错过机会,也不要担心一两年的等待过于漫长,你们已经错过了1000点到4000点的机会,已经等待了那么多年没有入市,又怎么在乎再多等一两年呢?

我相信会有不少头脑过热的新股民或“技术天才”对我上面的建议嗤之以鼻,会把我看作不可救药的老学究。我能够理解,因为人们的“心魔”并不会仅仅因为看了一个“21岁老股民”的古董文章就可以轻易克服。对大多数人来说,唯有市场才会让他们真正长大——就像我过去的成长历程一样。

因此我只能祈祷还被贪婪与恐惧左右着自己的操作思维的朋友们能够在成熟起来以前拥有和我过去一样的好运气——虽然套牢,却不至于套死。

克服心魔,才有可能长久地生存在股市里——注意,是“生存在股市里”而不是“战胜股市”。没有人可以战胜股市,对咱们凡人来说,能够一生在股市里拥有一席之地而不被市场消灭,就已是万幸。

《[鼠悟股道]心魔》有6个想法

  1. To fiona:

    “后来人发展到你这种阶段自然而然就明白了”——没有这么简单的。“股龄”其实与投资风格没有必然联系。和我同时入市、或者比我更早入市的亲戚中,有不少比新股民更疯狂、更盲目,更有不少人惨淡经营七八年也没摸着个门道。

    所以,不要用“刚入市”作为自己疯狂的借口。既然现在就知道理性的可贵,为什么不尽量少跌一点跟头呢?

  2. 心智的成长往往是关键,无论是在变幻莫测的股市,还是在任何一个有人类活动参议的社会空间, 呵呵,好开心看到老鼠的成长哦!

  3. AGREED
    见过很多疯狂盲目的,真是很可怕
    把这篇文章给妈妈看,她说,这么小的年龄真是太理性了……
    冒犯了sorry lili君,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