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路在何方

十天前,郎咸平在烟台发表了演讲《当前经济热点透视》(一)(二)(三)。按照郎咸平的观点,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根本问题是基础建设、固定资产投资等“GDP工程”过热,而民营制造业过冷;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过低,而大量廉价商品“出口创汇”使得我们的经济结构愈发畸形;因此,美国的次贷危机只是使中国雪上加霜,而并非导致中国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

然而,看看这两天我们的政府做了些什么事呢?首先是上调出口退税,缓解出口减速;其次是救楼市,降低首付、降税、降房贷利息,让地产商和投机客们又一次获得了解套的良机;今天又宣布已批复两万亿铁路投资计划,准备继续靠巨额的政府投资建设维持GDP这张“脸”。

当然,我不是经济学家,我没有能力预测政府的这些举措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不过以我业余的眼光来看,政府仍然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我们似乎仍然把维持GDP的增长作为我们的终极目标,而不在乎这GDP的构成是否合理,是否能真正推动中国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我不敢想象再过些年,当靠着大量出口廉价商品存活的民营制造业在西方经济危机的拖累下纷纷倒闭后,当楼市的泡沫彻底破裂后,当铁路、公路、桥梁等基础建设趋于饱和后,我们还能靠什么来支撑这浮华的GDP增长率。

我希望事实没有郎咸平所说的那么悲观,不过我实在找不到值得乐观,哪怕只是聊以自慰的理由。此时此刻,我只能庆幸自己既没有经营一家企业,也没有套牢在股市或者房市里;于是,至少我能够避免经济危机的直接冲击。不过,当金融风暴甚至萧条袭来之后,谁又能躲得开多方位的间接影响呢?只好如郎咸平所说,不要负债,不要放贷,不要投资,做好过冬的准备吧。

《[鼠眼观市]路在何方》有2个想法

  1. 有人说中国的问题就是一千个权贵家庭及其亲属绑架了D和ZF进而绑架了全中国——所有的政策无非就是各个利益集团经过博弈妥协后的结果,其中包含的解决问题的有效部分就可想而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