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店的道德底线

我一直以为洗衣店的道德底线是让一个不愿洗衣服的人感觉他送来的衣服仿佛被洗干净了——是不是真的洗干净了则是次要的——所以我觉得把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送往陌生人开的洗衣店交给陌生的洗衣工蹂躏是对自己的残忍。

然而在寒风瑟瑟的冬夜里浸着接近冰点的冷水洗那厚厚的冬衣着实令我不堪承受,于是我终于战战兢兢地把穿了一周的外套送到了洗衣店。当我第二天又战战兢兢地取回我的外套时,我忽然觉得哭笑不得。“闻”得出来,那些陌生人一定“洗”过我的外套,因为外套上还残留着浓浓的洗衣粉味。我自然不会不识好歹到要求他们把残留的洗衣粉都清除干净——但我还惊喜地发现衣服上附送了一些本来没有的赠品:

1.外套的里层莫名地插上了许许多多的头发——可是我这辈子也没留过那么长的头发。
2.外套那浅色的底子上印上了许多黑乎乎的斑迹——也许洗衣店的洗衣粉十分特殊,会与棉制的料子发生特殊的化学反应。
3.外套点缀上了许多大块的灰尘——莫非我的衣服被当成抹桌帕或者拖把用过?

我没有傻到指望洗衣店的陌生人会把我的衣服打理得跟我自己洗的一样干净,因为我对他们来说也是陌生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疯子才会为陌生人卖力地洗衣服。但我没想到他们会卖力地在我的衣服上搭赠这些礼物,似乎担心我不相信我的衣服曾被洗过。

突然想起去年我用飞利浦手机时曾有感慨,原来一个手机最基本的功能既不是打电话,也不是发短信——而是正常开机。于是我止不住地狂笑——原来一个洗衣店的道德底线不是让衣服看起来仿佛被洗干净了,而是不把衣服洗得比没洗之前还脏。不过,就像世界上真的有人生产不能开机的手机,也真的有人经营能把衣服洗得更脏的洗衣店。

我能做的却只有自己动手浸着冰水重新把那件可怜的外套清洗干净,然后写下这篇无聊的文字,寄望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冬天仍在继续,也许下周我仍然不得不把沉重的外套交给另一个陌生人开的另一家洗衣店,但愿另一家洗衣店里的陌生人能够实现我这一点点天真的心愿。

《洗衣店的道德底线》有10个想法

  1. 人家大冬天的也不容易啊~~~~~~
    我去过洗衣店,没你说的那么恐怖,还是你自己找不到正规的洗衣店?

  2. 这次我选择的是机洗,要说不容易也是洗衣机不容易……(因为上周叫他们手洗搞得一塌糊涂)
    宿舍周围N家洗衣店,我只是盲从地选择了规模最大的一家。

    下次还是去学校的洗涤中心洗吧……尽管那里没什么人气,又贵。

  3. 还是你个人太刁老萨,本来黑多衣服都不能用机洗,我只用它洗床单~~~~~~
    你突然提醒我老,我要去收衣服老

  4. 我的这件衣服是完全能机洗的好不好?我在过去几年里已经用洗衣机洗过N次从来不会像这次这样!明显是洗衣店卫生条件严重恶劣所致……

    怎么大姐就喜欢挑我的毛病?

  5. 难道…你还指望他给你洗多干净,泡一下洗衣粉就不错了…我这大部分都是拿去洗
    周围有几个还是衣服裤子混着内裤袜子一起洗…

  6. 我没指望他把衣服给我洗干净……

    我在文中说了,我以前指望他们让我“感觉”衣服洗干净了,而现在只敢指望他们不会把衣服弄得比没洗之前还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