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轮回还是新生

面对本周四和周五的大盘走势,我想老股民中没有几个人能乐观得起来。翻开六年前的上证指数K线图,2001年10月23日和2002年6月24日这两次单日井喷的阴影依然挥之不去。2008年4月24日,一切似曾相识:连日暴跌后突如其来的政策利好,大盘巨幅高开并携天量之威逼近涨停,次日继续伴随着巨量高位震荡,甚至连井喷的日期都那么相似——23日,24日!“轮回”,这大概是许多老股民心中共同闪过的念头。2008奥运年,中国股市能否挣脱历史的魔咒?


所有的论据都倒向空方的一边:上市公司业绩前景堪忧,通胀压力居高不下,次贷危机余波未平,A股市场整体估值依然高高在上,以基金为代表的主流机构持续减仓,不一而足。而对看多的投资者来说,唯一的支撑似乎只有“信心”——相信党、相信政府会解决今年中国经济遇到的难题,相信管理层会为了奥运而稳定股市,相信基金经理会听从王岐山副总理“讲政治”的告诫。如果抛开“信心”不谈,我们还敢在眼前的市场环境下看多吗?但既然生在这个特殊的国度里,我们又敢忽视或者低估政府的力量吗?这恐怕是许多朋友在这个周末辗转反侧冥思苦想的问题。

在未来成为历史之前,我不敢断言这一次会是轮回还是新生。只是,搜寻我的记忆,在这个被称为“政策市”的A股市场的历史上,政策的力量尽管掀起过不少浪花,却从来不曾改变过股市的大方向和大趋势。1996年12月,管理层以“十二道金牌”震慑疯牛,大盘却在一个月后就重回牛途,催生了更可怕的发展、长虹泡沫;2001年10月和11月,管理层先后暂停国有股减持和降低印花税,大盘的反弹却昙花一现,在随后两个月里从1776点跌至1339点;2002年6月,管理层宣布停止国有股减持,大盘的单日井喷竟造就了未来两年难以逾越的高点;2007年5月,管理层半夜调高印花税,却只是将投机资金从垃圾股转移到了蓝筹股上,大盘在随后三个月里就创下了6124点的历史新高。

2008年的特殊之处,仅在于2008年是中国的奥运年而已。不知这是否能成为政策救市走出“轮回”,获得“新生”的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