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有多少疯狂可以重来

截至本周末,两市已没有低于4元的股票——最后一只“三元股”ST梅雁已经在星期五一举冲破4元大关。此时,大盘已连续三日收于3300点上方。

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可以参考一个历史数据——截至2007年5月18日,也就是上一轮牛市中我大幅减仓卖股买房的那一周,两市中股价最低的股票是东安黑豹(当时叫“ST黑豹”),其股价是7.36元。那一天,上证指数收于4030点。

4.05元的ST梅雁比之7.36元的ST黑豹,尚有80%的空间,可见2009年冬天的垃圾股泡沫,比起前年的“5.30”之前还相去甚远;至于蓝筹股泡沫,更没法跟金猪年的秋天相提并论。

这大概是很多人乐观的理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经历了2007年的疯狂盛世,今年的这个“小牛市”根本不足以满足人们膨胀的胃口。这使我想起了“守株待兔”的故事,一个可爱的农夫某日在地里碰巧捡到一只撞桩而死的兔子,于是放弃了耕作,整日守候在树桩旁,希望再等到一只倒霉的傻兔子。

2009年的冬天,多少人抱着相同的期待,盼着金猪年的疯狂再次降临?

本周在全景论坛看到一篇很不错的帖子——《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到无时盼有时》。其中有一句至理箴言:“无论多么伟大的牛市,后接的调整都会让大部分人损失掉全部利润。”这篇帖子仿佛让我回到了“5.30”之前,那段鸡犬升天的泡沫岁月。回首往事,唏嘘不已。

我不知道牛年的故事会在什么地方画上句号,我只知道我从来没有后悔在2007年5月大幅减仓,以至于错过了4000点到6000点的最后疯狂。我还记得,直到鼠年的春节到来,仍有许多人抱着“慢牛”的幻想,在一次次的“维稳”中连本带利地补交了前两年落下的学费。

《[鼠眼观市]有多少疯狂可以重来》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