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蚍蜉难撼大树

我在四月初的《最后的单边牛市》一文中犯的错误是什么?因为现有融资融券制度的极度不完善,我判断融资额必将远大于融券额,从而推动股指期货上涨;然而我没想到的是,融资融券和股指期货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对手。

早在三年前刚出现股指期货传闻时,就有不少人说过,如果没有融资融券,股指期货将缺乏期现联动的基础,甚至完全沦为大资金对赌的工具。现在,我们虽然名义上有了融资融券,但每日数亿元的交易额甚至连期指主力合约IF1005的零头都不到,以至于我们完全可以当它不存在。即使融资额确实远多于融券额,面对百倍于己的期指空军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四月的最后几天里,蓝筹股的创伤还没愈合,题材股也加入了跳水的行列,我们已很难指望市场人气在短时间内扭转。尽管如此,许多权重股的估值确实已近谷底,比如银行和基建板块。不管等待多久,它们终究会有价值回归的一天,只要2012年不是世界末日。

《[鼠眼观市]蚍蜉难撼大树》有3个想法

    1. 地产毕竟也是周期性行业,现在步入周期性低谷是毋庸置疑的了。当然,对少数优质地产股来说,只要挺过低谷,在淘汰众多实力不足的竞争对手后会比以前更强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