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眼观市]期待慢牛

如果说“政策市”是中国股市最突出的特色,大概没有人会否认。眼看着上个月大盘跌势过于猛烈,管理层又坐不住了。除了新基金审批重新开闸放水,上证报、中证报、人民日报等官方喉舌也开始频吹暖风,代表权威声音的成思危副委员长近日亦发表了“快牛转慢牛,奥运前牛市不变”的言论。于是,十二月的第一周,大盘终于止住了下滑的势头——至少从短线上看,上证指数已经趋稳。但深受创伤的人气何时才能恢复,则不是我们现在所能预测的了。

两年疯牛,让中国股市背上了沉重的估值枷锁。去年夏天的低迷期里,市盈率为个位数的钢铁股、有色股俯拾皆是,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坚定看多;今年“5.30”大跌后的萧条期里,估值尚在合理范围内的蓝筹股也为数甚众,我们依旧可以安然持股。然而,半年后的今天,即使历经了上个月狂风骤雨般的洗礼,我们依然难以找到拥有足够安全边际的股票。尽管不少深幅回调的股票估值已经趋于合理,但谁也不敢肯定它们是否会继续跌过头,如同它们曾经涨过头一样;人们也开始质疑许多上市公司的业绩或者题材含有多大的水分,进而怀疑支撑它们眼前股价的基础究竟有多牢靠。不管我们找多少A股股价应该高于H股的理由来安慰自己,那巨大的价差终究是挥之不去的阴影,让牛市的步履更加蹒跚。

如果“十年长牛”的愿望能够实现,那必定是稳定健康的慢牛。时至今日,“两年疯牛”是否已将“十年长牛”提前透支,“身在此山中”的我们自是不得而知。管理层好不容易拉住了狂奔的疯牛,却又面临着更可怕的熊市的威胁。经历无节制的暴涨之后,暴跌似乎水到渠成,政府若不希望股市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进行修正,也只好祭出政策的大旗。这一次,“政策”与“市场”的博弈,谁会成为最终的赢家呢?我只能说,但愿是前者。

要让疯牛转化为慢牛,我们不得不首先为此前的疯狂还债。如果这代价不是调整的空间,那就只能是调整的时间。说得残忍一点,新行情只会在大多数套牢的投资者割肉之后启动。希望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上市公司们能够为大家交出一份满意的2007年报,让A股市场的估值水平在明年顺利实现“软着陆”。如果疯狂不再成为股市的常态,现在就不会是牛市的终点,奥运也不会是牛市的终点。若是今年五月这样的鸡犬升天或者今年十月这样的大象疯舞日后再出现第三次,恐怕脆弱的中国股市将再也承受不住,那会成为大多数投资者无法逾越的灭顶之灾。

每一个理性的投资者都会希冀中国的牛市以成熟稳健的姿态持续向前。只是不知道,经历了这许多阵痛之后,市场还会让我们如愿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